日照东方心理咨询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心理治疗之魂----基于爱的创造性

2013-6-23 12:3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2| 评论: 0

摘要: 《心理治疗的创造性突破》 译者序贾晓明心理治疗之魂----基于爱的创造性如果来访者坐在自己面前,作为治疗师你会和他/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你会对来访者、对自己做什么?你是否会根据来访者的不同性别、不同困扰、 ...

《心理治疗的创造性突破》 译者序


贾晓明


心理治疗之魂----基于爱的创造性



如果来访者坐在自己面前,作为治疗师你会和他/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你会对来访者、对自己做什么?你是否会根据来访者的不同性别、不同困扰、不同年龄、不同穿着打扮、看你的不同目光、在你面前的不同姿势,你会有完全不同的工作,说不同的话,做不一样的事情。心理治疗的过程是不可重复、不可复制的,也许这就是让许多人心之神往,为之乐此不疲的原因,那就是因为它充满创造性的魅力。

记得十年前在一本杂志上做了怎么理解心理治疗的采访,文章的题目是心理治疗是一个冒险的旅程。冒险意味不确定下一步会突然发生什么,意味超过可能有准备的部分去面对未曾遇到过的情景。没有一个来访者的问题会完全一样,没有一个人完全相同,一旦进入了咨询与治疗的现场,咨询/治疗师要凭借已有的知识和经验,去应对每一次的不确定,这也使心理治疗充满创造性的挑战。

这是一本由目前世界上极具创造性心理治疗的近20位治疗家们所奉献的他们杰出的工作,他们真正实现和达到了心理治疗最高的境界,一种助人的艺术,呈现了人与人之间所互动出来的艺术作品。读着这本书,本人被全然地吸引并陶醉其中。作为同行充满了敬仰和钦佩,作为同道有着深深的理解和共鸣。

在这里本人难以细致介绍他们所做的具体创造性工作,只要你去阅读便会感受其中的魅力。不过还是愿意先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些对他们创造性治疗的一些感受和想法。

这些治疗师的创造性是渗透在咨询过程之中,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小的治疗环节,都会是创造,带出意想不到的反应,一种新的互动。山姆•格拉丁(Sam Gladding) 面对着已被勒令退学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全身上下都是黑色,包括一件长风衣。“看,我不需要任何咨询。我只是想一个人呆着。”格拉丁形容这个年轻人是狮身人面像的酷酷男孩,似乎无法工作下去的沉默,他灵机一动带着年轻人来到了屋外,拿着一次性成像照相机,让年轻人去寻找不同的角度拍摄门前的信筒。那个年轻人躺着、卧着拍了许多照片。回到房间格拉丁让其把照片进行不同的排列,交流中年轻人逐渐学会可以向他人展示自己不同的层面。

创造不是凭空的。这些治疗师所呈现的不同寻常的创造性均来自于爱,对服务对象真正的爱心,对治疗工作发自内心的热爱。爱会启发人的智慧,会跨越不可能去行动。

弗瑞德•波马克(Fred Bemak)准备好了去任何需要他的地方。当圣地亚哥发生森林火灾的时候,当缅甸遭受台风科特丽娜侵袭时,他还先后在巴西、哥伦比亚、印度等地救助无家可归的儿童。波马克向最需要帮助的地区提供咨询服务,并且提供最契合当地文化的帮助策略。印度最贫穷的城市中的贫民窟里,一个贫困得几乎一贫如洗的家庭的男主人,躺在地上半年都不坐起来的人,如何和他交流,波马克看着他这个被贫穷击倒了的男人,他坐在地上,以一句“我的精神问候你身体里的神灵。”开始和他说话,一段对话之后,在波马克邀请他坐起来说话比较方便时这个男人竟然坐了起来,这是他去面对艰难但又无法回避家庭责任的开始。

史蒂夫•麦迪根(Stephen Madigan)面对的来访者是一位三十五岁的男性叫皮特,已婚且有一个三岁的女儿莫拉。但他的女儿溺水身亡了,正是这起事故把他逼向了崩溃边缘并出现了间歇性精神病,一种孤立无援的困境。麦迪根让皮特写下让他感到与自己亲近的人——他的兄弟,与他一起滑雪的同伴,一位堂兄,和一些其他人(没有他的妻子凯特琳)。随后麦迪根给这些人写了一封信,描述了皮特希望重返世界的努力和他所面对的问题。这封信如下:“亲爱的皮特的朋友和家人:我的名字叫史蒂芬•麦迪根,是一位在皮特身边工作的家庭治疗师……我写这封信给你们是希望你们都能给皮特写一封信,给予他支持,描述(1)你们与他共同生活的记忆 ,(2)你们一同分享过的东西, (3)莫拉是你们的什么人,(4)当皮特悲伤时你们打算怎样支持他, (5)在你的生活中皮特曾给予你什么,(6)你认为当他出院后你们在一起的生活会是什么样。谢谢你们的帮助!”五个月后,在治疗室里,这些人从全国各地带着信来了,他们当着皮特的面念了给他写的信。读到这一个刻,本人也被深深地打动,重要亲人的丧失所带来的痛苦是巨大的,麦迪根创造了特殊的情境使丧失者与他人连接,那种温暖、支持,他不是孤立无援,这是重要的、有效的哀伤。

这本书里每一治疗师所展现的是基于不同的学派、治疗理念、治疗技术的工作。即便如此,他们似乎也许会跨越精神分析的设置,会扩展原有理论的实践。劳拉•布朗(Laura Brown)允许来访者带着自己做的纸箱来到治疗室,并和坐在纸箱里的来访者交谈。直到那个来访者想从箱子里出来,这也象征着来访者有力量要做新的突破。

布拉福德•基尼(Bradford Keeney)是个家庭治疗师,他的临床工作主要在北美中部几乎最贫穷的地方。走进在学校打架而被送来接受治疗的孩子祖母及五个孙子孙女一起居住地破旧的房子里。“就像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我很清楚,我们必须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才能走进去,一不小心就会掉进地板上的洞里。更为糟糕的是,屋里的窗帘都被拉上了,屋里还没亮灯,我几乎什么也看不见。”基尼要在这里找到可以为这个家庭进行工作的切入点,不管建议祖母为承担太多家庭责任的排行第二的孙子开生日聚会,还是建议这个家庭为挂在墙上的鹿头起名字,将鹿头作为家庭成员也开个生日聚会,这一切使这个贫穷的家庭有了生机,有了快乐和改变,甚至祖母做好吃的蛋糕为村里其他人举办生日聚会。

这些治疗师有着对人类的真正的悲鸣和关怀,是对人类的爱,对人性的关注,使他们面对一个一个难以解决的治疗困境、一个又一个深陷困扰似乎毫无出路的来访者,迸发出不同寻常的智慧及总是出乎意料的想法。而他们又总把这归功于来访者才是最有创造力的,真正创造性的源泉来自来访者。

很有幸的是这本书里一些被采访的治疗师本人曾在北京与之见面。本人曾参加了杰弗瑞•泽格(Jeffrey Zeig)在北京举办的催眠治疗工作坊,亲身体会了他那充满艺术的、充满着灵动、自由的治疗工作,也和他面对面交流对心理治疗的看法。南希•麦克威廉姆斯(Nancy McWilliams)她的书早已读过,见到她是在2008年北京召开的世界心理治疗大会上,欣赏她那种女性所具有的睿智、温柔,也非常同意她的观点,治疗的智慧来自于深层的共情。

翻译这本书是一项愉快的工作。北京理工大学09级心理咨询方向的研究生和本人一起完成了这本书的翻译工作。其实翻译本身就是一项创造性的工作。而我们每个人都是创造者。

愿与心理咨询、心理治疗的同行共享这本书,也愿其他读者从此书中获得灵感,赋予自身的创造性之中。

贾晓明

2011.1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日照东方心理咨询网

GMT+8, 2018-9-27 00:32 , Processed in 0.06250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